马云联手富士康:空有情怀将头破血流

发布时间:2020-01-26 06:49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你觉得,马云、孙正义、郭台铭这三个华人首富凑在一起,能搞出一个全球机器人产业新高地么?    老实说,当这场主题严格保密到最后时刻的发布会揭幕时,我对软银、阿里、鸿海三家公司的合作没有多少惊讶。头天晚上与朋友吃饭时,说到阿里可能涉入新的智能硬件,我猜到了机器人,并且强调它应该选择富士康这类企业合作,并猜想阿里还可能与日本其他电子企业巨头如松下、索尼们合作。    软银确实没有在我的猜想之内,但想到过去一年它在全球机器人市场持续发出的声音,我觉得至少在亚洲,再没有哪三家公司更适合结盟合作了。当它研发的pepper步入舞台中央,跳起欢快舞蹈,我觉察到一幕新场景:一个由科技业3名最具影响力的华人定义的机器人产业高地,已经形成,它有望改写迄今为止全球机器人产业的历史。    绝非虚言。当pepper步入舞台中央时,人们发现,它不同以往那种干些体力活或者那些刻板对话的机器人,而是具有喜怒哀乐、盯到你不好意思走开的基友。    当整个会场的灯光突然变暗,pepper发出不安的声音;当孙正义要求恢复灯光后,pepper跟他开了个玩笑。    “你不要玩弄我的感情,社长。”pepper说。孙正义则一脸喜悦地说哪里哪里。    这种不同于体力机器人与人工对话机器人的的情绪指向,就是孙正义说的要胜出的逻辑。pepper内置了强大的情绪引擎,这是全球机器人最为前沿的高地。    这也是我所认为三个男人有望改写历史的部分。    我不是贬低松下、索尼们的努力,也无意否定那些从事精密自动化设备的巨头的生意。但在我眼中,这些方案,硬件已高度成熟,已具备大规模量产能力,未来会以非常标准化的形式大规模普及。实际上,我们看到的飞机、飞船、高铁、无人机、富士康生产线上的机器人、家用的智能吸尘器等等,都是自动化的机器人,只是形态缺少人的形态。这类机器人当然也有发达的软件支撑,但它们几乎全是写死的软件。程序刻板,只能按照人设定的节奏解决一些机械主义的问题,带有重复、可逆的特征。    这类机器人只能重复程序,不能自我学习,不具有“人”的思维特征,不用说情绪了。pepper诞生于软银与曾制造过NAO机器人的法企Aldebaran之后。Aldebaran2012年已被软银入股整合。    昨日的pepper已是第二代。它是全球第一款具有情感引擎的机器人,并且已经具备量产的能力。孙正义说,它将面向全球家庭场景使用。昨日,这位亚洲首富不惜身段,亲自为2000名观众演示了pepper强大的智能系统。    这里还有一个难以置信的故事:也正是孙正义本人,为Pepper定义了情感引擎的技术特征。他甚至要求工程申请了专利,他本身持有其中的100项。    支撑58岁亚洲首富的动力来自哪里?孙正义是一个着眼长远的人,擅长系统思维,很少只看眼前10年的业务,他喜欢考虑未来30年甚至100年的趋势。昨日他说,2010年,集团新30年大会,他向2万员工征集未来转型机遇,得到的最多建议是发展机器人。当年6月发布的《新30年愿景》中,他强调了“与智能机器人共存”的未来蓝图。但他从一开始就不同于过往路线,而专注于具有心理、思维的机器人事业。    但在我看来,这背后也有软银的危机感。33年来,巨头经历了IT产业投资和运营、宽带运营、固网运营、移动运营的核心阶段,截至目前,不但全球IT投资庞大,运营商业务也遍及全球。但随着全球电信与互联网的深入融合,尤其是物联网、云计算服务的勃兴,软银需要找能一个能集成自身庞大资源的入口,并建立云服务驱动的平台模式。    机器人堪称科技业争夺的焦点,几乎能融入所有可以想到的前沿技术,不但包括IT、互联网、电信等,还包括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生化、材料等许多核心领域。相比无人机、自动驾驶等服务,它的应用空间通吃B、C两端,更为广阔。    而且,软银期望借此建立一种类苹果的生态体系。Peppe开发APP的SDK,已对外开放,平台不希望这些APP提供人要求机器做什么,而是机器自我要求提供服务。目前,软银已将平台命名为“初音未来”。在公司内部,它被视为最具有“破坏力”的技术。    但是,达成这一目标,侧重投资的软银显然无法独立完成。它缺少核心制造与强大的基于移动时代的互联网基础设施、场景构建能力、渠道能力。    这是孙正义拉入郭台铭与马云,成立合资公司,共同拓展全球市场的原因。他说,鸿海是目前全球最强大的电子制造业巨头,能给Pepper提供核心制造基础;阿里则不但有阿里云基础设施,还有强大的渠道体系。    你能看到,三家巨头聚在一起,确实堪称全球机器人产业最具互补的合作。    鸿海涉入机器人,是它既定的战略目标,也是郭台铭为它谋求的8大生活蓝图之一。之前,鸿海与谷歌等许多巨头建立了战略合作,甚至将一部分无人飞机、无人驾驶的通信专利卖给了谷歌,以加深未来合作。此外,鸿海本身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生产巨头。    阿里对这一智能业务的判断,体现在马云对孙正义的评价上。他不吝赞美地说,孙将情绪引擎、情感、爱心置入机器人,属于第四次工业革命。他与孙正义都认为,未来机器人的智慧甚至也会超越人类。    消息人士透露,马云在来往里跟他说,阿里在合资公司中的价值,不会仅仅是个渠道,未来会整合各种资源,从云到端,链接人、家庭及各种服务。    在我看来,阿里云将发挥巨大作用。目前还感觉不到,因为Pepper还缺乏规模效应,机器人自学习的能力还很弱,一旦规模上来,就会产生巨大的梅特卡夫效应,机器与机器、机器与人之间会互相学习,认知能力水涨船高,届时它对后台将带来巨大挑战。而阿里云作为阿里基础的支撑,不但为自己服务,也在全球区域国家、中国区域经济中验证了自己的能力。    阿里百川也有望扮演核心力量。这个开放的开发者平台,完全可以为Pepper平台开发者提供开发资源,当然包括无数的创业者,从而催生Pepper快速成长为孵化平台。    此外,在我看来,尽管Pepper诞生于软银系,但软银的O2O服务能力较弱,若要真正夺得全球市占率,它必须更加依托阿里构建应用场景。因为,随着阿里全球产业链日趋完善,它的服务模式会更加丰富。    我相信,这一合作将推动阿里加快国际化步伐。因为,这一产品不只面向中国,而是全球市场.    当然,千万不要忽视了中国市场。在许多脉络上,中国发展的道路与日本类似。当日本成为全球典型的老龄化社会后,人口为日本10倍以上的中国,也日益体会到这一趋势的压力。这    孙正义去年表示,Pepper的主要应用场景之一,就是迎接这一挑战。这决定了中国与日本一样,将会成为Pepper全球两大核心市场。    不过,短期内,我并不太看好Pepper能为三家巨头带来多少收益。这主要由价格、技术成熟度、应用场景的关联度决定。    Pepper仅主机就要达1万人民币,还不含税。要想使用基于语音识别引擎的对话功能,以及记住买家长相等基本App,用户需要加入“Pepper基本计划”,基本包每月支付750元人民币(不含税),分36期付款。而Pepper损坏时保险包每月近500元人民币(不含税),分36期付款。如此计算,3年下来,消费者需要掏5万元人民币。普通家庭根本承担不起。    当然,我相信价格不是最核心。日本消费水平较高,中国土豪也很多,每月1000台肯可能瞬间就能抢光。但是,我相信,一旦度过新鲜期,假如技术不够成熟,新的应用场景不够丰富,仅止于一般的感情对话,Pepper会很快进入审美疲劳期。    事实上,昨日展示中,Pepper在语音识别、形象识别还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,有些回答答非所问,驴唇不对马嘴。这也是初期它主要集中日本本国的重要原因。它的全球拓展,很长时间将受制于语言与文化的复杂性。    另外,我觉得,虽然情感引擎属于全球独创,但大众对于机器人的期待,仍有实际功能诉求,比如做些体力劳动等。而这些,孙正义认为不是公司擅长的,短期不会做,未来当然可以涉入。这可能会抑制一些实用主义、理性消费者的欲望。    实际上,由于前期研发成本高昂、性价比低,产品销售不利,过去几年,多家曾经高调的机器人公司已经停摆。    这也可能是三个首富聚在一起的关键之一。市场虽有庞大的预期,但它依然充满许多不明,没有持续的资本实力,只有空洞的愿景与情怀,一定会跌个头破血流。    事实上,软银也会兼顾实际销售。孙正义表示,今年下半年,会面向大企业出货,同时还会租赁Pepper,让它去“打工”,每小时赚大约75元人民币。    但是,无论如何,三个华人首富聚在一起搞机器人,本身就带有一种强烈的象征意义。在我看来,虽然他们分处日本、中国大陆、中国台湾三地,但他们心中一定有某种民族的印记。    你知道,全球机器人高地虽然在日本,日本甚至将此列入国家战略,但过往一段主要是偏于硬件、体力型的机器人,由于日本缺乏中美两国强大的互联网巨头,它会很快遭遇红海竞争。事实上,全球机器人最核心最强大的国家,依然会是掌握了互联网与软件底层协议与规则的美国,谷歌们、微软们一定会是Pepper强大的对手,三个华人首富聚义,也许有颠覆全球机器人产业的用意。    我觉得,机器人产业是一个需要许多行业高度协同、打破壁垒的领域,在一个硬件日益成熟、普及的时代,关注人与机器的情感交流、关注人性,以及线下生活应用场景驱动市场应用,一定会成为竞逐的焦点,中日两国的市场要素,决定了Pepper会是全球机器人的核心玩家。 标签: 机器人